万博体育manbetx3.0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中亚天然气管道进口天然气突破亿吨

发稿时间:2016-04-27    来源:    【字体:    打印

       记者11日从新疆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获悉,今年第一季度中亚天然气管道向国内输送天然气同比增长。该管道自开通以来,进口天然气已逾亿吨。

  据统计,2016年第一季度,中亚天然气管道共向国内输送天然气106.17亿立方米、759.88万吨,同比涨幅分别为33.0%、32.5%,实现首季度开门红。虽受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低迷影响,但国内天然气需求不断增长,导致天然气数量不降反升。

  据了解,为确保中亚天然气管道进口天然气的畅通,霍尔果斯检验检疫局对管道进口天然气开通“绿色通道”,采用天然气远程电子监管先进手段,对输气情况不间断监管,同时采取了先检后报、按月集中报检等措施,提高了管输天然气通关效率。

  自2009年霍尔果斯口岸开始向国内输气以来,截至2016年3月31日,中亚天然气管道A、B、C三线累计进口天然气达1409.42亿立方米、10066.59万吨。

  国际油价低谷 新奥集团主席建议构建东北亚天然气交易中心

  2016-04-07

  全国政协委员、新奥集团董事局主席王玉锁提案建议,中国应利用目前的油价低谷契机,抢先构建东北亚天然气交易中心。

  2014年下半年以来,伴随着油价下跌,国际天然气价格也出现了大幅下跌。王玉锁认为,由于中国大多数天然气进口合约是在油价高位时签订的,只有少数企业分享到了低价带来的好处。其根本原因是亚洲地区没有建立天然气交易中心,也没有形成代表亚洲的天然气基准价格。天然气贸易价格被动参考油价(日本JCC),且合同条款缺乏灵活性。

  因此,王玉锁建议,政府应当充分利用此次低油价和LNG市场供需相对宽松的大好环境,下定决心筹建东北亚天然气交易中心,形成可以反映本地区天然气供需水平的天然气价格指数,改变本地区企业在国际天然气市场博弈中的被动地位,提高话语权,形成有国际影响力的天然气“亚洲价格”。

  一直以来,日本、韩国、新加坡都在竞相建设天然气交易中心,因为这意味着今后能否在亚洲地区获得天然气定价权。王玉锁表示,相比日韩,中国更加具备构建东北亚天然气交易中心独有的优势和条件。

  优势之一是,中国不仅具备自产七成左右天然气的能力,而且拥有七大陆路天然气进口通道和27个LNG接收站(含在建,接收能力达7800万吨/年)等基础设施,基本满足“气-气”(管道气与LNG)竞争条件。而日本、韩国国内几乎不产天然气,也缺乏与他国相联的天然气管道,进口严重依赖于LNG,且进口LNG长期依赖长贸合同模式,市场存在先天不足。

  优势之二是,中国拥有更大的天然气消费规模和最大的天然气增量市场潜力。总量来看,中国已是世界第三大天然气消费国,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

  2015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为1932亿立方米,进口量为614亿立方米,对外依存度达到31.8%。根据相关测算,2030年中国天然气消费将达到4800亿立方米左右,未来天然气市场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但日韩天然气消费已经见顶。

  王玉锁认为,上海具备一定的天然条件和硬件基础设施,是适合筹建东北亚天然气交易中心的备选地点。

  一是上海处于东南亚、中亚和东北亚的地理中心,航运可辐射到中东、东南亚、东北亚以及未来的北美四大天然气交易市场;二是上海距离日、韩、中国台湾地区距离都相对较近,在LNG转口贸易上相对具有优势;三是上海还拥有成熟的天然气城市管网,并连接西气东输、川气东送等天然气主干管道;最后,上海及周边拥有洋山LNG、五号沟LNG、如东LNG、启东LNG、宁波LNG、舟山LNG、温州LNG共七座LNG接收站,接收能力总计约2000万吨/年,约占全国总接收能力25%。

  此外,王玉锁也指出,中国要建立东北亚天然气交易中心,“软”制度、“硬”设施方面尚有不足。制度层面,中国天然气体制改革尚未到位,虽然实施了三次气价改革,但未触及居民用气价格改革,天然气价格至今未完全实现市场化。

  目前,国内天然气价格还偏高,中国天然气消费市场还不成熟。基础设施层面,还存在天然气主干管线、管网系统不完善、没有实现第三方准入等问题,城市燃气应急储气设施建设与能力也相对不足。

  此前,王玉锁曾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中国要建立东北亚天然气交易中心,需在码头建立大型LNG接收站。不同于之前的功能性设计,这一接收站除具备储蓄能力外,要做到随时“可进可出”,并利用互联网思维,将所有装船、未装船、行驶过程中的LNG数量,与储备数量相结合,最大限度发挥调节作用。

  为了抓住这次低油价和LNG供需相对宽松的大好机会,抢在日本、韩国之前建立东北亚天然气交易中心,王玉锁的具体建议分为两大方面。

  第一大方面是加快国内天然气体制改革,推进天然气市场化建设,还原天然气的商品属性并实现市场定价,从而形成本地区天然气价格指数。

  首先要放松对天然气行业的管制,包括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第三方准入,分离管输与终端销售,让市场在天然气上下游资源配置中发挥基础性作用。

  其次,放开上游生产环节的准入限制,消除非国有资本进入天然气上中游领域的壁垒,鼓励社会资本参与投资天然气上下游基础设施建设,培育一批新型市场参与者。将具备条件的LNG接收站纳入国家天然气储备体系,提高本地区天然气供给安全。

  第三,在上海石油交易所、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的基础上,整合成一套拥有广泛参与度的能源金融交易平台,创生出一系列天然气金融衍生产品。国际经验来看,成熟的金融市场体系和丰富的场外衍生品市场是国际天然气市场发展的必要条件之一。

  第二大方面是加强区域合作,促进东北亚各地区天然气管网及海上通道互联互通,提升区域内天然气市场的流动性。

  首先,中国可以首先联合中国台湾地区、韩国成立天然气互联互济建设基金,投资建设“设施共享和LNG跨区转售”来强化区域间联通与贸易,实现中国大陆、韩国、中国台湾地区天然气市场一体化,可以预见,未来日本也只能参与进来。这样的话,中国从俄罗斯、中亚等地区进口的管道气可以在中国沿海通过“管道气/LNG互换”转售至日本、韩国、中国台湾等地。

  其次,空间布局上,建立与“一带一路”战略相呼应的多元化、多层次交易市场体系,形成东北亚天然气交易中心(上海)、欧亚天然气交易中心(里海/新疆)等区域关联市场,以及场外现货(OTC)、区域现货和城市零售市场相互支撑、相互联通的交易架构,通过价格发现和风险对冲功能充分发挥各地区资源优势,维护本地区各国利益,提升域内天然气供给安全。